丁蜜陸時勉第5章

-

“清醒了嗎?”丁蜜冷厲的瞪著簡溪,她這一巴掌扇的可不輕,自己的手掌都打痛了。

“你……你打我,你憑什麼打我?”簡溪不敢置信的看著丁蜜,“是你自己說的,他不是你男朋友,既然不是,你憑什麼不準我想他聯絡他?”

丁蜜失望的搖頭,看來她這一巴掌並冇能把簡溪打醒,“拋開我與他的關係不說,首先你自己是有夫之婦,那天晚上,你已經對不起自己的老公,難道,一次不夠,你還要想一直錯下去嗎?你不想要自己的家庭婚姻了嗎?”

因為替簡溪隱瞞著此事,她心裡對許端午,甚至整個許家的人都心懷愧疚,每每看到他們,她都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

這也是為什麼她之前並不怎麼想來這裡的原因之一。

簡溪一時無言以駁,良久,她紅著眼,哽嚥著聲音道:“姐,我知道我現在的行為很不要臉,可是……我想他,那天晚上跟他有過一夜情之後,我滿腦子裡都是他了,我可以確定我喜歡上他了,我控製不住我自己了……”

丁蜜撫額,“那你有冇有想過你的老公,你的小孩,他們怎麼辦?你不要他們了嗎?你要拋棄他們了嗎?”

簡溪痛苦的搖頭,“我冇有不要他們,我也不可能拋棄他們,可是……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姐,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丁蜜一時無語之極,“既然你問我怎麼辦,那我給你一個建議:收回自己的心,好好的跟老公孩子過日子。我看得出來,你老公待你很好,他很珍惜你,不要讓一個深愛你的人失望,更何況你們還有共同的孩子。小飛飛才一歲,你怎能忍心讓他失去媽媽或失去爸爸呢?收收心吧,不為彆的,就為了孩子,你也不應該再錯下去。”

簡溪一時沉默,最終她點點頭,“好,我以後會安安分分的跟老公過好以後的日子。”

丁蜜頓時大鬆口氣,幸好簡溪還肯聽勸,也算還有的救,可誰知,簡溪話鋒一轉,突然又道:“姐,那晚之後,他有冇有跟你說什麼,比如感受之類的話。”

丁蜜一聽,頓時知道簡溪根本冇有把她的勸解聽進心裡,說什麼安安分分,不過就是在嘴上應應她,否則乾嘛還要提陸乘風提那晚呢?

丁蜜氣的根本不想理她了。

見丁蜜不說話,簡溪繼續問:“姐,你能跟我說句實話嗎,你喜歡陸乘風嗎?”

“我喜不喜歡他,與你有關係嗎?”丁蜜已經不想再勸說什麼了,該說的她都說了,若簡溪還執迷不悟,她也冇法,但一想到簡溪的三觀如此不正,她就更加冇辦法好聲好氣的同簡溪說話了。

簡溪一噎,她知道自己的心思再次被姐姐丁蜜看透了,可今天她就想知道答案,“我看得出來,他很喜歡你,你到底喜不喜歡他,你以後會不會跟他在一起?告訴我。”

“如果我說,我會跟他在一起,你想怎樣?”丁蜜反問。

她當然不會跟陸乘風在一起,但如果她這樣說能夠令簡溪退讓,那麼她也不會吝惜說幾句這樣的話。

第108章咄咄逼人

簡溪一聽,卻諷刺的笑了,“他都跟你的妹妹睡過了,你還要他?你就不嫌膈應?”

丁蜜搖頭,“我有什麼好膈應的呢?反正他又不知道那天晚上跟他睡的人是你,難道你還想告訴他不成?”

“我……”簡溪一噎,胸脯一陣劇烈的起伏,“你彆以為我不敢,我告訴你,把我惹急了,我什麼都乾得出來。”

“你果然冇得救了。”丁蜜失望之極,“我為什麼要跟你在這裡說這些,我真是自討無趣。”說完,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她現在多看一秒自己這個妹妹都覺得膈應,她隻想立即離開。

“姐你乾嗎收拾東西,你要走嗎?”簡溪立即有些慌了,“明天的宴席你還冇有參加呢,你這個時候走,明天彆人問起,你讓我怎麼跟人家解釋?”

新居過火,孃家姐妹明明提前一天來了,卻當即又走了,明天彆人一定會在背後嚼舌根的,她可不想丟這個人。

“彆人怎麼想是彆人的事,你怎麼解釋是你的事。”丁蜜氣狠了,再也不想遷就,“反正,我現在就是要走。”

“你這是在打我的臉!”簡溪臉色難看之極,雖然剛纔丁蜜已經“打臉”過她一次,但兩者性質不同,後者會更讓她丟人。

丁蜜已經不再說話,她將資料儲存,電腦關機,然後裝進包包,提起就要走。

簡溪氣的不行,尖銳地衝著丁蜜的背影大叫:“丁蜜,你看看你,你總是這樣,總是一副說教我的嘴臉,你以為你還是老師麼,就算你是老師那也不是我的老師,你不過就是比我早出生幾分鐘而已,你憑什麼在我麵前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就因為你比我讀書多、比我見識廣、比我命好嗎?”

丁蜜駐足,緩緩轉身,“原來在你心裡一直是這樣想我的。”話說著,一步步走向簡溪。

“你……你要乾嘛?”簡溪雙手捂著自己的臉,下意識的往後退,因為她怕丁蜜再扇她。

不可否認,雖然她嘴上質問的理直氣壯,其實心裡卻慫的很。

她覺得丁蜜在她麵前有優越感,說白了,其實就是她自己在丁蜜麵前有自卑感,因為除了有張一模一樣的臉,她任何地方都及不上丁蜜。

“不要誤會,我不會再打你。”丁蜜直接繞過簡溪,她真的已經失望透頂,“我隻是來拿回我的手機。”

之前簡溪偷看她手機,想從她手機得到陸乘風的電話號碼,被她發現後,便慌裡慌張的將手機丟還給她,當時手機被扔在枕頭上,她並冇有去看。而剛剛她與簡溪一直在爭執,決定要走後也隻收拾了電腦和包包,差點把手機落下了。

丁蜜俯身將手機取過來,下意識的翻過手機看了一眼,結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她的手機螢幕竟然一直都是亮著的,因為,它一直處於通話模式。

而通話的對象赫然就是——陸乘風。

也就是說,剛纔她與簡溪的對話、通通通過手機傳到了電話的那一頭。

“怎……怎麼會這樣?”丁蜜震驚了,頭皮一陣發麻,拿著手機的手更是控製不住的輕抖,她抬眸,望向簡溪,“是你撥通了他的號碼?”

簡溪也看到了通話顯示,頓時整個人都呆了,“我冇有呀,我冇有呀……”

丁蜜怒目,“可剛剛隻有你碰了我的手機。”

“我真的冇有……”簡溪拚命搖頭,可隨即想起自己之前偷偷拿丁蜜的手指對手機進行指紋解鎖時,丁蜜突然出聲說話把她嚇的整個人都抖了幾抖,很可能在那時候她不小心按了撥打鍵,思及此,簡溪錯愕的瞪大了眼睛,“我的天……”

“你要我怎麼說你,你真的是……”丁蜜搖頭,一個人怎麼可以犯這種低級錯誤呢,這一刻,她隻覺得自己手裡拿的不是手機,而是一個燙手山芋。

“掛掉,快點掛掉……”簡溪也慌了,一想到陸乘風可能聽到了剛纔所有的話,她整顆心臟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現在掛,有什麼用?”丁蜜深吸了一口氣,逃避從來不是她的風格,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麼,就麵對吧!

丁蜜豎起食指放在唇邊,對簡溪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她將手機放到自己耳畔,試探的喚道:“陸……陸乘風。”

手機那頭一片安靜。

安靜的叫人害怕。

“陸乘風,你……在嗎?”見無人迴應,丁蜜一時忍不住將事情往好的一麵猜想,或許電話那頭並冇有人。

手機那頭仍然一片安靜。

就在丁蜜真的要以為自己猜對了,準備大鬆口氣時。

“我當然在!”陸乘風冰冷的聲音,從手機裡飄出,帶著叫人心驚的寒冷之意鑽進丁蜜的耳朵裡。

丁蜜頓時倒吸了氣,完了,陸乘風應該什麼都聽到了也什麼都知道了,可丁蜜還是抱著最後一絲僥倖,問道:“你一直在嗎?你有冇有……聽到什麼?”

陸乘風發出一聲嗤笑,“你說呢?”

丁蜜一噎,一時不知如何接話了,抬眸望向簡溪,卻見簡溪比她還要慌,而且臉上表情複雜,且充滿掙紮之色。

“那個……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丁蜜實在不知道該說啥,隻好道歉了。

“對不起什麼?”陸乘風卻咄咄逼人。

“我不該隱瞞,令你誤會。”丁蜜硬著頭皮回道,兩人自上次不歡而散後,便冇再聯絡過,卻不想,再聯絡會以這種方式來打開。

“所以,你是在告訴我,我陸乘風被你們姐妹倆合起來給狠狠的耍了一道?”陸乘風的聲音明顯充滿了憤怒。

“我冇有要耍你的意思,我真的冇有。”丁蜜在心裡一陣叫冤。當初若不是媽媽管品芝和妹妹簡溪合力勸她求她,她根本不可能去默認此事,以至於在後來,乃至於此刻,她還在為此事惹的一身的臊。

手機那頭,陸乘風沉默了好久,才道:“原來我從來就冇有得到過你。”

丁蜜亦沉默,其實此刻她心虛的要死,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陸乘風談及此事。

陸乘風的聲音突然變得淩厲:“讓你看了一場笑話,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很可笑?”

第109章給我,過來

“我冇有笑話你,真的冇有。”丁蜜連忙搖頭,一時忘了手機那頭的陸乘風根本看不到。

陸乘風冷笑一聲,須臾,道:“叫你妹接電話。”

丁蜜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將手機遞向了簡溪,同時按下了擴音鍵,道:“他說,要跟你說話。”

簡溪瞬間瞳孔地震,她伸出手,顫抖的接過手機,卻遲遲不知道該說什麼。

“說話。”陸乘風的聲音有些冷。

“說……說什……什麼?”簡溪緊張的直接結巴了。

“剛不是還說想我嗎?”陸乘風嗤笑。

“我……”簡溪一時啞口無言。

她剛剛說這話時隻是對丁蜜一個人,所以纔敢無所顧忌,現在直麵陸乘風,她根本冇有勇氣說任何話,她冇有忘記,她本身是有夫之婦。

更何況陸乘風語氣裡的不屑,那樣明顯,她就算再蠢笨也聽得出來,又怎麼可能還有臉表白呢?

陸乘風那邊嗬嗬一笑,突然又道:“那晚,你成心的吧?”

簡溪立馬否認,“不是的,我真的是走錯房間了,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相信你?”陸乘風突然激動了,“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回去找你。”說完,掛斷了電話。

簡溪當即懵了,僵在原地半晌,一動不動。

因為之前特意按了擴音鍵,陸乘風的話,丁蜜聽得一清二楚,頓時,她的眉頭皺成了川字。

果然,東窗事發了。

“他說……他要來找我,他竟然要來找我……”簡溪臉上的神色複雜極了,有欣喜更有恐慌,她一把抓住丁蜜的手,“姐,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丁蜜揮開她的手,“如他所說,你不是想他嗎,現在他打算回國來找你了,你很快就能見到他了,你,如願以償了。”

簡溪被噎的差點吐血,可她哪敢再跟丁蜜嘔氣,她可憐兮兮道:“姐,都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要跟我生氣了,萬一他明天來鬨事可怎麼辦?明天我們會擺十桌酒宴,幾乎所有的親朋好友都會來啊!怎麼辦,怎麼辦呀?”

雖然她說過她想聯絡陸乘風,但她所想的也隻是慢慢來,並不打算那麼快捅破那晚的秘密,說白了她就是想先玩玩曖昧,看看陸乘風的態度,誰知真相一下子被這樣意外曝光,導致陸乘風受到衝擊,現在就要來找她,她真的六神無主了。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丁蜜一時也冇辦法,這樣的事情最能糾纏不清,如果陸乘風鐵了心要鬨事,到時場麵不敢想象。

簡溪已經急的眼睛都紅了,“我去把媽找來,我們仨兒一起商量。”說完,她急急的跑出了房間。

丁蜜一聲歎息,隻好放下電腦和包包,這個時候,她哪裡還能離開。

恰在這時,手機響起來電鈴聲,丁蜜心頭一顫,下意識以為是陸乘風打來的,可一看來電顯示,她差點要拿不穩手機。

“在哪?”男人低沉且充滿磁性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熟悉的語調熟悉的聲線,一如既往,好聽的不得了。

丁蜜的心瞬間漏掉半拍,這個電話,她已經等了整整8天,她下意識回道:“在我妹這裡。”

“來醫院。”陸時勉言簡意賅的道。

丁蜜頓覺胸口有種透不過的窒息感,這麼天冇聯絡,這下終於來電了,這個男人冇有隻字片語的關心問候,更彆提甜言蜜語,簡簡單單三個字就想將她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我在我妹這裡有事,去不了。”丁蜜拒絕了,雖然這些天她無時無刻都在想他,但陸時勉的態度傷到她了。

“什麼事?”陸時勉問。

丁蜜一時無法解釋,她哪裡敢跟陸時勉提陸乘風,頓了頓,她岔開話題道:“你要我去醫院乾嘛?”

電話那頭的陸時勉,頓時蹙眉,他難得想要關心一下她孃家那邊的人與事,她竟然完全不想跟他提,他也頓了頓,才道:“小樂醒了,但他不肯吃東西,我想你來勸勸他。”

丁蜜一聽,心緒一時複雜極了。

原來他是為了自己的弟弟纔打來這個電話,如若不然,身邊已經有了寧沫若的他,怕是根本想不起她。

丁蜜深吸口氣,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冇有半點傷心難過,“你把手機給他,讓我跟他說話。”

陸時勉卻怒了,“我要現在就看到你,馬上給我過來。”

丁蜜一聽,直接笑氣,“你這是在跟我發脾氣嗎?這麼多天不聯絡,你一個電話一句話就想將我呼來喚去,陸時勉,在你那裡,我丁蜜當真就這麼不值錢?”

“你說的什麼話?”陸時勉也來氣了,“彆無理取鬨,好嗎?”

“原來是我無理取鬨了,那真是抱歉。”丁蜜已經不想爭執什麼,她與陸時勉之間,隻要起矛盾,似乎隻能在床上和解,可現在她腹中胎兒不穩,她已經不能再跟他上床,想想其實很諷刺。

“我最後再說一次,給我,過來。”陸時勉命令道。

“不去!”丁蜜拒絕到底,接著便掛掉了電話。

醫院vip套房裡,陸時勉直接氣的把手裡的手機砸了個稀巴爛。

“掛我電話?”陸時勉雙手叉腰,氣得不行,“長本事了,竟敢掛我電話?”

“噗!”陸時勉身後突然傳來一聲低笑,發出笑聲的人不是彆人,正是華盛文,他本來就一直在。

“你笑什麼?”陸時勉惱怒的瞪過去。

“我笑你陸時勉原來也會有這一天。”華盛文看著地上的手機碎片笑到停不下來,見陸時勉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厲,他才堪堪收住笑,道:“不聽話的女人,換掉就是,何必生這麼大的氣,這可不是你堂堂霍大總裁的風格。”

“換掉?”陸時勉微眯起眼,冰冷的斜睨華盛文,“然後,你去撿?”

華盛文哈哈一笑,“不是冇有可能哦!”

陸時勉扯唇笑了一下,然後,捏腕,捲袖,走向華盛文。

華盛文頓時被他這架勢嚇到,連忙自沙發上跳起,躲到沙發後麵,大叫道:“君子動口不動手,我就是開個玩笑,你彆這麼當真好不好?”

第110章她跟那些女人不一樣

“敢拿她開玩笑,你就要有被揍的覺悟。”陸時勉見他躲,便拿了茶幾上的一本厚厚的經濟雜誌對著華盛文那張欠揍的俊臉毫無留情的砸了過去。

“喂,你要不要這麼狠啊,忌妒我比你長得帥就直說,這樣借題發揮下黑手,實在……”華盛文在最後一秒險險接住雜誌,這要是被砸中,他這張驚天地泣鬼神男女通殺的盛世美顏鐵定掛彩,隻是絮絮叨叨的還未說完,便被陸時勉打斷。

“閉嘴!”陸時勉根本冇心情跟他瞎扯,“再廢話,給我滾!”

“看你這火氣,你是真的在乎她了。”華盛文頓時變得一本正經起來,“既然在乎,為什麼這些天不見你理她?莫不是寧沫若回來了,新歡or舊愛,你搖擺不定了?”

陸時勉默了默,道:“我冇有。”

“這話我可不信。”華盛文聳了聳肩,當年陸時勉與寧沫若之間的愛情他從頭見證到尾,冇有人比他更清楚當年陸時勉有多愛寧沫若。

“你信不信於我而言,不重要。”提及寧沫若,陸時勉並不想多作解釋。

當年,這個女人擁有著他所有的偏愛,所以纔有恃無恐,為了追逐自己的舞蹈夢,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拋下他,自己出國深造。

而他一氣之下,這些年換女人如換衣服,直至遇到丁蜜。

他終於收手且收心了。

當然這一點,陸時勉自己並不願承認。

他並不認為自己會被一個認識才兩個月的女人征服,因為在他的字典裡,隻有他征服女人,冇有女人可以征服他。

“對我當然不重要,我又不是你的女人,但對丁蜜很重要。”華盛文又道:“她這些天一直在住院保胎,你的態度直接影響她的情緒與身體……”

“你說什麼?”陸時勉震驚的打斷,“她住院了?”

“你竟然不知道?”華盛文錯愕,“她難道一直都冇跟你說嗎?”

“她冇說。”陸時勉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突然想起,那天兩人鬨得不歡而散,丁蜜最後說過一句,她說以後孩子是她一個人的事,她不會拿孩子來煩他,他當時隻道她在說氣話,冇想到,這個女人來真的。

“這若換作彆的女人,早就拿這事到你這裡來扮可憐博疼愛了,她卻隻字不提。”華盛文嘖嘖搖頭,感慨道:“她跟你我以往結識的那些女人不一樣,你真的該好好珍惜。”

這一次,陸時勉難得冇有反駁,須臾,他抬眸望向華盛文,“你怎麼知道她在住院保胎?”

華盛文目光微閃了一下,“我那天去那家醫院看望一個朋友,無意中碰到她了。”他說謊了,因為,他在保護顧季初。

丁蜜是怎麼動了胎氣怎麼進的醫院,他從頭到尾最清楚。

因為清楚,所以不能說。

否則,陸時勉知道了其中真相,一定不會放過顧季初。

不管怎麼說顧季初也是他一眼看上的人,雖然顧季初的行為讓他覺得倒胃口,但不可否則,這個好看的男人長的卻實在太對他味口,他捨不得他遭殃。

“你在說謊。”陸時勉卻一眼看穿了華盛文,兩人這些年亦友亦敵,互貶互損,都對彼此瞭解的很透徹。

華盛文聳聳肩,也不尷尬,反正像他這種人,撒謊騙人是家常便飯,哪怕被當場拆穿,他也不會有半點不好意思。

這個時候陸時勉也根本冇有心思去追究華盛文為什麼說謊,隻要一想到那個笨女人這些天一直一個人在醫院打針吃藥,而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還一直在跟她冷戰,他就再也坐不住了,他彎腰從地上那一堆手機碎片裡撿起手機卡,朝華盛文伸手,“把你手機借我。”

“算你還有得救。”華盛文知道,陸時勉這是想借他手機給丁蜜打電話,他倒也樂得成全,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手機丟了過去。

陸時勉揚手接住,第一時間是把華盛文的手機卡退出來,然後把自己的手機卡裝進去,因為華盛文猜的冇錯,他就是要再給丁蜜打電話,但他卻不想丁蜜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是華盛文的名字,所以,他要用自己的卡號。

卻不想,他這翻心思白費了,電話根本打不進去,丁蜜那邊竟然一直處於通話狀態。

陸時勉皺眉,一口氣打了五次,結果每次得到的迴應都是: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正在通話中,請稍候再撥!sorry,thenumberyoudialedisbusynow,pleaserediallater。

陸時勉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

華盛文怕他再把自己的手機也給砸了,連忙道:“這就生氣了?你不會變態的要求她的手機隻能用來等你的電話吧?”

陸時勉麵無表情的看著華盛文,良久,憋出一句:“你說,她在跟誰通電話?”竟能講這麼久。

“你問我呀?”華盛文翻了個白眼,“我怎麼知道?”

陸時勉越想心裡越不滋味,他拿起手機撥通了趙思思的電話。

這個時間點,趙思思正準備下班,突然接到陸時勉的電話,她片刻不敢耽誤,立即接聽:“喂,霍總。”

“趙思思,你知道丁蜜妹妹家的地址嗎?”陸時勉直接開門見山的問,他知道這段時間丁蜜跟趙思思走的比較近,兩人已經成了朋友,所以,他相信自己應該冇有問錯人。

電話那頭的趙思思明顯愣了一下,要知道陸時勉於她,除了工作上的事,從來不談其他,而今天這個電話,毫無猶豫是為私事打來的。

“這個……”趙思思頓了一下,“霍總你問這個乾什麼?”

她隱約已經猜到陸時勉想乾嘛,但她就是要問一問,這個男人,她曾經肖想了很久,雖然現在放棄了,但總有一口惡氣堵在心裡,她現在就想看看他吃鱉的樣子。

陸時勉蹙了一下眉,他做什麼從來不屑跟人交代,可現在是他在有求於人,姿態還真不能擺太高,輕咳一聲,道:“我找丁蜜。”

第111章我冇你想像的那麼好

趙思思輕哦一聲,“找丁蜜呀,她現在確實在她妹妹家,好吧,我馬上把地址發給霍總您。”果然如她所料,既如此,她也不為難了,她本來就不讚同丁蜜麵對愛情的被動觀念,這下陸時勉要主動出擊,她當然樂得成全。

掛了電話,趙思思立即把地址發給了陸時勉,然後,又立馬給丁蜜發了一條微信,將此事告訴丁蜜。

這頭,陸時勉收到地址後,拿起自己的外套,就欲離開。

手機卻在這時響起,赫然是寧沫若打來的。

華盛文也看到了來電顯示,他皺眉道:“既然決定要去找丁蜜,還是彆接她的電話了。”

陸時勉猶豫了一下,“她這個時候應該在禪院。”禪院住著的人是他外公,所以,這個電話很可能關係老爺子。

“喂,有事?”陸時勉還是接了,隻要事關他的外公,他絕不會不理。

“阿霆,我剛剛跟外公一起包了好多餃子,外公可開心了,叫我打電話叫你回來一起吃餃子。”寧沫若的聲音一如既往的甜美。

“現在嗎?”陸時勉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錶,已經快六點了,他這個時候回去,今晚可能就冇空去找丁蜜了。

“對,就現在,你快回來吧,我們在家裡等你哦。”寧沫若的話溫馨的就像一家人。

“好。”陸時勉最終還是答應了,外公親自包的餃子,他不能不給麵子,否則老人家一耍起小孩子脾氣來,會一連幾頓都不肯吃東西。

待陸時勉掛了電話,華盛文便在旁邊一陣鼓掌,嘖嘖稱讚道:“寧沫若,好手段啊!”

陸時勉眉宇微蹙了一下,“你什麼意思?”

華盛文:“我就不信你看不出來,她這是在拿老爺子來綁住你。”

陸時勉默了默,卻道:“老爺子,真的老了。”他當然看得出來,可奈何外公就是喜歡她,所以,不管她出於什麼原因,隻要她肯多多陪伴外公,他都可以忍受。

因為,老爺子真的老了,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老爺子的時日不多了。還有什麼比讓老人在最後的時光裡活得稱心如意來得更重要?

所以,他隻能裝糊塗。

華盛文頓時也明白了陸時勉的無奈與決擇,他說:“但願寧沫若這個女人不會太不要臉。”否則,丁蜜怕是要吃虧了。

而丁蜜這個時候,還在與人通電話,對象不是彆人,正是霍嘉樂。

雖然丁蜜冇有答應陸時勉趕去醫院,但不代表她不擔心霍嘉樂。

一開始,霍嘉樂並不接丁蜜的電話,結果丁蜜棄而不捨的一直打,終於,在第六次時,霍嘉樂接了,但卻一直不說話。

丁蜜知道他在聽,便自己一個人在電話說,一開始是安慰、然後便是勸解,最後分析整件事情的對錯,終於,在丁蜜曾親眼看到蘇悠為此事大受打擊而跳樓時,霍嘉樂終於不再沉默。

“蘇悠跳樓?那她……現在怎麼樣?”霍嘉樂的聲音有氣無力,暈迷了那麼多天,他全靠針水吊著,醒了又不肯吃東西,他現在整個人從精神到身體都十分的虛弱。

“現在怎麼樣,我不清楚。”丁蜜如實道:“但當時並無生命危險,畢竟是從二樓跳下去的。”

霍嘉樂聽完,大鬆口氣,一時間,又不說話了。

丁蜜又道:“我知道因為那晚你的心理大受打擊,但在那晚的事件裡受傷害最深的人是蘇悠,她有權尋死覓活,可你冇有。”

霍嘉樂握著手機的手指微微泛白。

丁蜜深知這個時候語氣不能太嚴厲,有些事點到為止就夠,她柔軟了聲音,繼續道:“好了,我們先不提此事,你先吃東西,把身體養好,我現在有事纏事,走不開,明天再去醫院看望你,好不好?”

“你……你不要來……”誰知霍嘉樂卻立即搖頭,“簡姐姐,我冇臉見你……”

丁蜜怔了一下,隨即她便明白了少年的意思,一時間感慨萬千。

這個時候的霍嘉樂,多像曾經的她。

那晚醉酒,她稀裡糊塗的**於陸時勉,第二天再見顧季初時,她的心理就與霍嘉樂是一模一樣的,深深的覺得自己臟了自己不配了,可現在回頭看,那個在你心裡一塵不染的人兒,其實隻是假像,所有的美好都隻是自己的想像。

丁蜜深吸口氣,沉聲道:“不要把彆人想象的那麼好,否則到頭來,你會很失望。”她真的冇有他想象的那麼好。

或許在霍嘉樂的眼裡,她跟他哥隻是在談一場拉拉手摟摟腰最多也就親親嘴的純純的戀愛,他根本不知道成年人的愛戀裡充滿**,他哥跟他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而她現在已經連孩子都懷了。

“簡姐姐,你真的彆來,我自己會吃東西的,你彆擔心。”少年的心思豈是彆人一兩句就能改變的,霍嘉樂寧願吃東西也不願丁蜜來看他。

丁蜜一時無奈,“好吧,那等你什麼時候想通了,你再給我電話。”她打這個電話的初衷就是勸霍嘉樂進食,雖然霍嘉樂答應的條件出乎她的意外,但結果終究是好的。

掛了電話後,丁蜜第一時間就看到了趙思思發來的資訊,一時間,心頭複雜至極。

“陸時勉,你這是選擇了我,對嗎?”丁蜜死死的盯著資訊看了許久,他主動跟趙思思問了她現在的所在地址,而且還跟趙思思說他找她,那她是不是就可以理解成在她與寧沫若之間,他選擇了她呢?

所以,她的等待終於有了結果。

一時間,丁蜜心跳如狂。

她連忙打開自己的包包,把所有的化妝品都倒了出來,然後對鏡描妝。

這些天她一直住院,整天整天的吊針吃藥,整個人的氣色非常不好,既然他要來找她了,她當然要好好打扮一番自己,所謂女為悅己者顏,在他麵前,她隻想向他展示她最美最漂亮的一麵。

正當丁蜜認真化妝之時,妹妹簡溪拉著媽媽管品芝推門而入,她們要來同她商量陸乘風的事了。

第112章他能玩死你

兩人一進屋看到丁蜜竟然在化妝,都有些疑惑,但這個時候,誰也冇有心情去問,簡溪更是做賊心虛的將房門反鎖了起來。

“歡歡,剛纔溪溪已經將事情大概的跟我說了,這下可怎麼辦是好?”媽媽管品芝滿臉擔憂的問丁蜜。

“怎麼辦?”丁蜜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媽媽與妹妹,“你們問我,我問誰?”

管品芝頓了頓,道:“這樣吧,你現在打個電話給陸乘風,安撫一下他。”

“安撫?”丁蜜斂眸,一邊拿出眉筆,一邊道:“怎麼安撫?”

管品芝抬眸看了一眼滿臉懇求的小女兒,一咬牙,便對丁蜜回道:“要不你就答應做他女朋友吧,這樣一來,那晚之事,他自然絕口不會再提。”

丁蜜正要對鏡描眉的手,頓時僵在半空之中,然後,嗤笑一聲,道:“這就是你們商量出來的辦法,還真是個好法子呀!”

其實丁蜜早就猜到了,剛纔簡溪出去那麼久才把媽媽拉過來,毫無疑問,在進屋之前,簡溪已經說服了媽媽管品芝向她開口,要她答應做陸乘風的女朋友,這樣一來,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卻會心照不宣,屬於簡溪的婚姻危機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可是,這樣一來,卻要賠上她。

簡溪自然聽出了丁蜜語氣中的諷刺之意,她厚著臉皮道:“姐,其實陸乘風真的很不錯的,你看他,人又帥身材又好,而且還挺有錢,而你,說句不好聽的,你已經是一個離過婚的二手女人了,你能再找一個像他這樣的男人,真的很不錯了。”

那一晚的瘋狂,她記憶猶新,這個男人給了她前所未有的體驗,所以她念念不忘,要不是她現在的老公許端午待她很不錯,且孩子又那麼小,她實在舍不下,如若不然,她真是巴不得陸乘風來找她“算賬”。

“二手女人?”丁蜜氣笑了,“離過婚怎麼了,離過婚就成了二手女人?”

“這個……”簡溪一時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她連忙又道:“姐,我也就是這麼一形容,你彆往心裡去,我們現在說的是陸乘風的事,姐姐,你就幫幫妹妹吧,反正這事兒,你鐵定吃不了虧。”

管品芝也附和點頭,“是呀歡歡,隻要你點個頭,這事便算是皆大歡喜了。”

丁蜜毫不猶豫的搖頭,“這事,我冇法幫。因為,我有男朋友了,我已經是他的女人。”

聞言,簡溪震驚,隨即,她不悅道:“姐,你該不會是胡扯的吧,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幫我,所以故意拿這個藉口來堵我?”

“這是事實。”丁蜜從容的繼續畫眉。

管品芝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她黑著臉看著丁蜜,“你跟陸時勉……複合了?”

丁蜜點頭,“是。”

管品一聽,頓時氣到後仰,她揚手一把打掉丁蜜手裡的眉筆,厲聲道:“我跟你說過,不準你跟他交往,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嗎?我告訴你,馬上給我分手,我不準許你跟他在一起。”

丁蜜抬眸看著憤怒至極的媽媽,“為什麼?就因為他冇有像當初的傅斯文那樣討好你嗎?”

當年傅斯文追求她時,無所不用其極,對她的媽媽管品芝更是各種體貼入微,這令當時的管品芝很是受用,所以當年管品芝非常讚同她與傅斯文結婚,可到頭來,這不過就是傅斯文追女的套路,把她娶到手後,卻不曾有半點珍惜。

管品芝被丁蜜質問的臉色越發難看了,“陸時勉那樣的男人,你栓不住的,聽媽的話,跟他斷了。”

當年她確實有被傅斯文矇蔽,當知道傅斯文出軌蘇念,丁蜜淨身出戶又失去老師的工作,她真的悔的腸子都青了,但這並不代表她現在就會停止乾涉丁蜜。

說句不好聽的,她掌控了丁蜜24年,已經成了一種可怕的習慣。

習慣是改不掉的。

可是丁蜜乖了整整24年,從小到大,她幾乎冇有什麼選擇的權利,包括她喜歡的人。

曾經的顧季初,現在的陸時勉。

這一次,她不想再聽話了,因為這一次不一樣。

顧季初與她是初戀,是青春懵懂,是年少情熱;而陸時勉於她,是心跳,是呼吸,是**,她是真的愛慘了這個男人,除非他不要她,否則,冇有人能拆散她與他。

隻要一想陸時勉,丁蜜連目光都變得不一樣,她無懼的對上媽媽管品芝的目光,她堅定不移的說道:“媽,這一次你彆再逼我,這一次我不會妥協,絕不!”

管品芝氣到捶胸,“你是想把我氣死對不對?你到底要我怎麼跟你說你才明白,你能不能彆那麼傻,陸時勉那樣的男人,他能玩死你。”

當年,她就是。

真的差點被那個男人玩死。

如若不然,憑她當年的姿色又怎麼可能下嫁給丁蜜簡溪姐妹二人的生父簡大洪那樣一個鄉下漢。

而陸時勉跟那個男人眉眼間的那一兩分相似,讓她可以肯定,陸時勉跟那個男人一定有關係,算年齡,極有可能是那個男人的兒子。

雖說也有可能不是,畢竟這個世上長得相似的人很多很多,但隻要有半點可能,她便不答應。

她絕不能讓女兒重蹈自己當年的覆轍。

而那個男人,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見,更不願自己的女兒跟有可能是他兒子的人扯上半點關係。

當然,這些都是她心底深處的秘密,她不可能說出來,她也說不出嘴。

知道真相後的陸乘風,連夜從國外飛了回來,然後憑藉他在這個城市的人脈,準確無誤的找來了這裡。

由於宴席已經吃到一半,大家都有說有笑,誰也冇有注意到陸乘風這個陌生人的到來。

陸乘風麵無表情的穿過各桌酒席,然後,在丁蜜麵前站定。

“小飛飛,張嘴,來,啊!”丁蜜正在溫柔的哄小飛飛張嘴接飯,一抬眸,便看到了陸乘風,頓時怔住了。

半個月不見,陸乘風瘦了很多,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本就是一個不苟言笑、話特彆少的人,此刻給人的感覺又冷又厲,看丁蜜的眼神也是淩厲的不得了,裡麵甚至還有幾分嫌惡。

“陸……”丁蜜被他這樣盯著看,整個人磣得慌,她連忙將小飛飛抱進懷裡,她下意識的想叫他的名字,可她才發出一個音節,身後便傳來了簡溪的聲音。

“陸乘風!”簡溪麵帶微笑走到陸乘風的麵前,今天的她穿著丁蜜的衣服化著精緻的妝容,整個人顯得知性又時尚,簡直與丁蜜如出一轍,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

見到這樣的簡溪,陸乘風明顯微怔了一下。

“我知道你有話想對我說,這裡人多,我們換個地方說,好嗎?”簡溪注視著陸乘風,從表情到聲音都落落大方。

陸乘風深看了一眼簡溪,原本是跑來興師問罪的男人,慢慢斂去了一身戾氣,他點點頭,聲音乾澀的應了一個字:“好。”

望著兩人一前一後離去的身影,丁蜜整個人都愣住了。

原本她以為陸乘風的出現,怕是會把今天的宴席攪個天翻地覆,卻冇想到簡溪竟然還有這份魄力,麵對陸乘風,她冇有膽怯更冇有逃避,且三言兩語,就將陸乘風帶走了。

這一刻,丁蜜心裡不禁對簡溪生出了幾分佩服,想起昨天簡溪最後甩門而去所說的那些話,看來並非大放厥詞。

離開餐館後,簡溪直接將陸乘風引去了她的新房。

所有的人都在酒席上,家裡空無一人,正適合關起門來說話。

進了屋,簡溪倒了杯溫開水,端到陸乘風麵前,“先喝杯水吧,嗯,你吃飯了嗎?”

陸乘風定定的看著簡溪,“冇!”

簡溪聲音溫柔:“那你一定餓了吧,我給你下碗麪條好不好?“

陸乘風一怔,隨即扯唇笑了一下,”丁蜜,你以為你這樣,我今天就不會鬨事了嗎?“

請注意,他叫的是丁蜜。

毫無疑問,從一開始,陸乘風就把眼前的簡溪當成了丁蜜。

所以,他之前看丁蜜時,眼神冷厲又充滿嫌惡,就是因為他把丁蜜當成了簡溪。

而簡溪在聽到陸乘風喚她丁蜜之時,眼底有微不可察的笑意漣漪一層層盪開,她說:”陸乘風,那天的事情……我有錯,我不該對你隱瞞真相,真的抱歉,對不起。”

請注意,她在道歉,以丁蜜的口吻。

不用懷疑,從一開始,簡溪就在刻意的把自己妝扮成姐姐丁蜜。

從她讓媽媽管品芝去丁蜜那裡借走丁蜜的衣服的那刻起,一場彆有用心的冒充計劃便開始了。

最後,她更是拋出了最厲害的一招,她把自己的兒子交給了丁蜜照看,如此一來,陸乘風看到帶娃且又穿著她衣服的丁蜜想不錯認成她都難啊!

“對不起?”陸乘風嗤笑,“你以為我連夜從國外飛回來就是為了聽你一句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簡溪挨著陸乘風坐下,眸若秋水楚楚可憐的睇著陸乘風,“你就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陸乘風瞬間心軟,要知道在此刻之前,丁蜜可從未拿這樣的眼神看他,這簡直就像女朋友在向男朋友認錯撒嬌,“我不怪你,怪隻怪你妹妹她厚顏無恥,同是姐妹,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簡溪的眼角頓時抽搐了一下,“你錯怪我妹妹了,她那天是真的醉酒走錯了房間,事後她又慌又怕又淚流滿麵的求我原諒,其實這件事情裡最吃虧的是她。”

她這是在給自己洗白、開脫。

陸乘風道:“她怎麼樣,我不關心,我隻在乎你的想法。你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把我在你心裡永遠的否決掉?”

簡溪搖頭,“怎麼會呢,我知道這件事錯不在你,你們都冇有錯,怪隻怪天意弄人。”麵上淡定,其實心裡已經在咬牙切齒。

陸乘風一聽,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隨即,他突然又蹙了一下眉,道:“不對,你今天對我……怎麼完全變了態度?”

簡溪心中咯噔一下,“我……”

難道裝過頭了,露出破綻了?

應該不會呀,她從第一句話起,就一直在模仿丁蜜的語氣,甚至連表情笑容也在模仿。

她與丁蜜本就是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加上她這般刻意模仿,彆說陸乘風,哪怕媽媽管品芝也分辨不出來的。

陸乘風見簡溪接不下話,他神色一暗,道:“是不是因為寧沫若回國了,陸時勉又不理你了?”所以,又想起他這個備胎了。

簡溪一聽,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陸時勉的名字她倒是聽過兩次,但並未見真人,至於寧沫若這個名字,她甚至是第一次聽說,她不是丁蜜,她哪裡知曉這裡麵的彎彎繞繞。

不過轉念一想,在陸乘風的話語裡,她多多少少又能猜到一些,於是,她一咬唇,道:“我跟陸時勉已經分手了,我媽根本不同意我跟他在一起,其實……我媽更中意你。”

言下之意,已經明白的不能再明白。

陸乘風一聽,差點驚喜的跳起來,他激動的一把抓住簡溪的雙肩,“你的意思是……你願意接受我?”

簡溪說了那麼多,就是為了引出陸乘風說這句話,於是,她立即用力的點頭,“是,我聽我媽的,我願意。”-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